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ingyearn的博客

 
 
 

日志

 
 

认识你的生命游戏  

2010-07-25 23:53:18|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生就是一幕戏,每个人都是主角。然而,我们不只是在演出,更是这幕戏的创作者。因为一般戏剧总有个既定的结局,人生则不同,结果往往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
    有些人相信,命运在我们出生时便已注定。我不同意这种说法,我想,通过心灵和思考的升华,命运可以由此而改变。
    与其和“命运”做无谓的相搏,不如潜心想想:如何为自己写一部剧本,从而扮演自己心仪的角色。
             ——摘自日本著名企业家稻盛和夫的著作《活法(贰)》

 
    此生的唯一目的是净化你的灵魂。
    日本著名企业家、两家全球500强企业京瓷和KDDI的创始人稻盛和夫如是说。
    他是一名佛教徒,所以他这个说法有轮回的意味。
    不过,就算把他这句话的宗教色彩去掉,它仍然是一个很好的人生哲学。
    在讲人生哲学这种大道理前,我先讲几个小故事。
    前不久的一天晚上22时30分时,我想打出租车回家。本来这么晚打车应该很容易,但下起了不大不小的雨,车很难打。
    好不容易有一辆空车停在我面前,我赶紧坐进去,对出租车司机说,去某某楼盘。
    说这句话时,我是抵着头的,说完这句话后,我稍一转头,发现有两道冷冷的眼光向我扫来,司机说,他不愿意去郊区。我所住的这个楼盘是在郊区。
    这时,我才特别注意到,这辆出租车让我觉得很不舒服。我坐在前排,而前排司机位和副驾驶位之间有一道很结实的铁丝网,而且铁丝网隔开的两个空间中,司机位比较大,而副驾驶位显得很拥挤。更重要的是,司机的那两道充满敌意的眼光,让我觉得好像我是一个坏蛋似的。
    他可能是遇到过不好的事情所以才这么提防吧。一般遇到司机不情愿,我不会勉强,会换一辆车,但这么晚了,又下雨,我不想再等了,于是想打消他的疑虑,便问他:师傅,晚上开车小心点很重要,但你看我这个人像是坏蛋。
    他很认真地打量了我一下,没再拒绝我。
    我很好奇他是怎么回事,于是路上问他:“开出租车不容易吧?”
    这一句话让他打开了话匣子,他感叹说,真的很不容易,今年才5个月,他已经遇到7次顾客不给钱的事了,不知道会不会打破去年的纪录,去年他13次遇到这样的事情。
    譬如,有一次开车送一个客人到某地,到了目的地后那客人手里玩着一把亮闪闪的刀子说,哥们,多少钱啊,我没钱咋办啊。好汉不吃眼前亏,他没要这个人的钱。
    有时是客人仗着人多不想给钱,有时是客人仗着是地头蛇不想给钱,其中有几次他还闹到了派出所,但令他气愤的是,警察根本不把他的事当回事,甚至还偏袒那些不讲理的家伙。
    有这么多不幸的遭遇,看起来,他很值得同情。但是,我想,假若我蛮横一些,可能也会不给他钱,至少,我对他有了很大的恼怒。
    一路上,这种恼怒来了好几次,一开始被他当贼看令我恼怒,路上他几次讲话不中听也让我有类似的恼怒。相对而言,我觉得自己脾气是很好的,也会被他激起恼怒,那些脾气大的人就更没什么好说的了。
    后来几次打出租车,我都讲这个故事讲给司机,他们毫无例外都很惊讶,他们都说,客人不给钱,和抢劫出租车甚至杀死出租车司机这样的事情一样,他们只是听说过,但自己从来没有遭遇过。
    只有一个司机说遭遇过一次,他立马在车上给同做出租车司机的老乡们打电话,结果呼啦啦来了好多辆出租车,那客人被吓住了,不再张狂了。这个司机还说,我们出租车司机有时也像黑社会。
    这样看来,一年半时间遭遇客人20次不给钱,是那个司机自己一个人的命运了,而这种命运,十足是他自己营造的结果,他总把客人当做强盗来看,果真有些脾气大的客人在他那里成了强盗。
    依照心理学的理论,他之所以会有这样的际遇,是因为他内心中有“充满提防的内在小孩”和“经常实施迫害的内在他人”这样一个内在的关系模式,他的外部关系模式,不过是这个内在关系模式的自然展现而已。

 
轮回,是为了修炼
    另一个经典的故事发生在我的一个哥们Z身上,他在北京,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他想把他的大房子租给看奥运会的国人或外国人,赚一笔横财。
    他的房子很不错,位置也好,消息发出去后,很快来了很多人看房子,但这些人都令他不舒服,他打电话给我说,小武啊,这个世道怎么了,怎么来看我房子的人全是一些混蛋呢!
    他举例说,例如有不隐瞒身份的有钱男人和二奶,有像是一对男同性恋的外国人,还有讲起价来蛮不讲理的泼妇……
    一开始,我还想反驳他,那可能都是他看到的表象,未必是事实,但Z给我列举了很多证据,他是一个心细如发的人,这些证据显示他的推测基本是靠得住的。
    那这是怎么回事呢?怎么“混蛋”都跑他那儿去了。
    对此,用现在流行的“吸引力法则”来解释,可以说,这是他吸引来的。他自视很高,而对别人总是心怀蔑视和敌意,而这蔑视和敌意就是他的需要,他需要一些“混蛋”,那样好投射出去他的蔑视和敌意。
    用心理学的解释,则可以称,他有一个“被蔑视的内在小孩”和“‘混蛋’的内在他人”,这个内在的关系模式一展现到外部世界,就是他的遭遇。
    Z另外一个说法是,女人都是吃软饭的,而他谈恋爱数十次,那些女性除了一个外也果真是想吃他软饭的,这也是同样一个道理。
    甚至,同样一个女人,既认识他又认识我另外的朋友,和他在一起时就变成了一个不讲道理的“坏女人”,而和我另外的朋友在一起时就是一个“好女人”,所以可以说,这也是他的需要,因为只有当一个女人变成吃软饭的后,他才好投射他的蔑视和敌意。
    这样看起来,人真的是没救了。对于那名出租车司机和Z,他们好像一点觉知力都没有,从未对自己的特殊际遇有过自省——这是不是我招来的啊,而认识到,这其实是自己在玩的一个心理游戏而已。
    所谓命运,依照心理学的经典解释,就是我们将自己童年的关系模式投射到成年的人际关系中,结果命运就成了一个无聊的轮回。
    但轮回的目的,就是为了不断制造同样的机会,让自己处在同样的人际关系模式中,好从中修炼自己的心性。
    怎么修炼呢,这涉及到心理学两个核心的概念——投射和内摄。
    所谓投射,即将自己的内心投射到外部世界中去,具体而言,即将自己内在的关系模式投射到外部关系中。
    所谓内摄,即将外部世界吸入到自己内心中,具体而言,即将外部关系吸入到自己内心中。
    我们每玩一个轮回的游戏,都是在制造一个机会,先将内心的东西投射到外部世界中,然后再将外部世界的样子吸入到内心中,假若我们发现,这个外部世界和自己的本心似乎有些不同,那就意味着,我们的心改变了。
    当然,改变有可能是朝着好的方向而去,也有可能是朝着坏的方向而去,我们有可能通过一轮的投射和内摄后,变得更宽容更从容更灵活更信任,也有可能变得更狭隘更焦虑更偏执更怀疑。
    决定我们去向何方的关键因素是觉察。

 
自我觉察可帮你远离轮回
    最好的觉察是直接去关照自己的内心,在没有做任何事的情况下,就发现了自己内心的种种变化过程,并洞察到自己内在的心理游戏的变化过程,从而直接了悟到一些真谛,心没有经历任何事情就净化了。
    但是,这很难,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自己的内心就是一块模模糊糊的难以辨认的存在,直接去看的话,什么都看不清,还会让自己非常焦虑。
    所以,我们绝大多数人,需要将心通过事情而展现出来,也就是说,将自己的内在投射到外部世界,这几乎是一个必然的需要。
    关键是,我们要明白,自己看到的一切外在,都是自己内在投射的结果,我们要有这样一个明确的意识。有了这个意识,我们就不会轻易地埋怨别人,并将事情的责任一味推到别人或其他事物身上,而知道首先要看自己。
    这也是传统的心理治疗的核心功能。至少在我看来,心理治疗的目的不是去解决一个问题,而是帮助来访者明白,自己的心是如何制造了这个问题,自己的心又如何展现在这个问题中,当来访者比较敏锐地发现自己的心与这个问题之间的联系后,这个问题就化解了一大半。
    我的治疗经验也显示了这一点,经常,似乎没有发生任何明显的变化,只是来访者逐渐了解了自己在一些琐细的事情上的内心变化,结果他们觉得事情完全不一样了,有时会导致问题的解决,有时问题还在,但他们对自己内在的觉察令他们觉得更宽容更从容更灵活更信任自己和别人,所以可以和这个问题共处,甚至那个问题已不再是问题,虽然事实看上去还是一样。
    譬如,对于我的朋友Z,通过那次聊天,他第一次开始反思,经常遇到“混蛋”和“吃软饭的女人”,这很可能是他自己内心所营造的。当他这样想时,他的内在就松动了,尤其是,他的注意力不再是完全投注于外部,而是有相当一部分开始去看他的内在变化,这势必会带来一些改变。
    对于那名出租车司机,我没有帮到他什么,甚至他就算是我的朋友乃至来访者,我也难以帮到他,因为他似乎是百分百地坚定地认为,这个世界就是如此可怕,那些人就是那么坏,他没办法,总之,他不愿意向内看自己。
    不愿意向内看自己,那一定是因为,自己内在有很痛苦的东西。如果内在的痛苦太强烈,那通常需要一个很安全的环境,例如心理医生与来访者之间建立的深度信任关系,一个人才愿意去面对,要不然,我们更愿意做的,是将其投射出去。
    投射出去,就意味着,另外会有一个人承担自己的痛苦。我的朋友M,他特别爱打架,而且一打就容易打到浑然忘我的地步,所以虽然他力气不大,但那种境界他的观察力很厉害,简直像有了心灵感应一样可以不通过眼睛和耳朵而感觉到对方怎么打,所以他总能占先机。
    但打架也给他带来了不少麻烦,更重要的是,他也觉得不对劲,尤其是那时的情绪他似乎完全控制不住,并且每当打完后他浑身觉得舒服极了,甚至想,是不是吸毒也就这种感觉。
    对此,他有一定的自我觉察,他说,每次打架,都是别人刺激他,让他觉得有被瞧不起的感觉,他对瞧不起的感觉极度敏感,一点忍受力都没有。
    之所以如此,那是因为,小时候他有很多很严重的被瞧不起的感觉,那种感觉可怕极了,他拼命努力,再也不想有这种感觉。
    打架,和打架后的那种舒服的感觉,也是源自这一点——“再也不想有这种感觉”。
    我的理解是,通过打架,他似乎是将“我被人瞧不起”这种糟糕的感觉排挤出去了,排挤给了被他打败的人。
    但这是一个幻觉,因为那些糟糕的感觉不在别处,而是在他心里,打架的愉悦感一走,他会发现,他的内心还是有这些痛苦。这时他更想将它们排挤出去,而打架似乎是一个最好的办法……最终这形成一个恶性循环,让他对打架上瘾。
    我的绝大多数文章都是在指向这一点——认识你自己,觉察你内在的心理变化过程,而不要迷失自己外部世界中,因为你看到的外部世界,其实是你自己的内心投射出来的一个心理游戏。
    记得2007年在上海学精神分析时,一个女同学说,她去找德国老师做治疗,结果德国老师说,你不需要做治疗。
    她很惊讶,为什么别人都需要,而她不需要呢?
    德国老师回答说,因为,你对自己的内在有很好的觉察力,而这本来就是精神分析治疗的目的所在,但你已经有这个,所以你不需要。
    你可以试试多去看自己的内心,不再怪罪外部的世界,或许你最后会体验到这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